• QQ截图20161214164307.jpg
  • 成都广告图.jpg
  • 1.jpg
中国文明网 |成都志愿者网 |成都公益组织服务园 |成都文明网信息报送系统 |成都志愿者在线注册管理系统 |成都文明城市材料报送系统 |成都榜样公众推荐平台

成都苦竹村用三招变“三美” 八旬老人当义务清洁工

发表时间:2016-05-18 07:15 来源:成都文明网 责任编辑:杨金祝

    

  中央文明办一行来到温江区寿安镇苦竹村 

    

  中央文明办秘书局局长张朝生详聆听成都三美工作建设情况 

    

  中央文明办一行详细观看成都三美工作建设情况 

  5月17日,中央文明办秘书局局长张朝生一行到成都调研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三美”示范村创建等工作开展情况。

   夏初,温江区寿安镇温玉路上浓荫的梧桐树,将杨柳河两岸映衬得仿若世外桃源。接近3公里的乡道穿苦竹村而过,不见烟头、垃圾,临河村民门前屋后种植着各种草木、鲜花,微风吹过,空气中似有花木的香甜。林盘院落中,不少人家门口挂着白橙相间的木牌,有“好儿子”“好母亲”“好媳妇”……斑驳的树荫下,中央文明办调研组一行不疾不徐,在村里细细地走了一圈。   

  这里是真正的世外桃源,不仅因为环境秀美,生活富美,更因为村里的新美风尚。苦竹村在“三美示范村”建设中摸索出三招……

  “建管倒置”。打破传统意义上建设在前、管理在后的模式,先把管理做在前面,接着再搞建设。用村党总支书记赵正康的说法就是,“用土办法解决土问题”。

  “微信圆桌会”。苦竹村当地村民和在外务工的一起加入的微信群,这个有57个账号的微信群,是院落居民参与院落管理、决定院落事宜、交流邻里感情的重要平台。

  “民意委托授权”。明确“代言”权利,通过双向选择、公开承诺、契约授权三步流程,14个村小组各选出2-3位民意“代言人”,村民有事要反映,有问题要解决,可以找民意“代言人”。 

   

  乡村环境越来越好 

   

  村民生活惬意,日子越来越好 

  土办法解决土问题

  苦竹村因原境内有大片苦竹林而得名,辖14个村民小组,共计人口2332人、748户,人口基数不算小。要把村里的环境搞好,如果仅靠政府投资改善,难免村民参与度不高,改善的也不全是村民最迫切需要的。解决这一村上普遍存在的“土问题”单靠一纸规章制度约束还真不行。村党总支书记赵正康围着村子转了十多年,也想了十多年。直到两年前,成都市启动“三美”示范村创建工作,寿安镇政府将对苦竹村六组的月石院落进行环境综合治理。赵正康觉得机会来了,他把目光锁在了“建管倒置”,即打破传统意义上建设在前、管理在后的模式,先把管理做在前面,接着再搞建设。用赵正康的说法就是,“用土办法解决土问题”。

  什么是“土办法”?赵正康说,先不着急改,大家坐下来商量改哪些,改了以后大家怎么维护?于是,在村、组的组织下,六组村民热烈讨论开了,院落存在哪些安全隐患,组道怎么修,桥梁和河边护栏在哪里增设?经过多次民主集中会议,在人人参与的基础上,形成了院落改造最终解决方案。再然后,“逮到撬狗儿要及时与派出所联系”“不乱倒垃圾、不要扯经拌嘴”……大家商量出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土规定、土口号形成院落公约,主动张贴。

  寿安镇苦竹村六组组长邓君志平时手机不离身,随时会有微信信息。针对部分群众因外出务工等情况,无法到场民主议事的实际,年前,邓君志利用手机网络平台建立了微信群,将在外务工的群众加入,让其及时参与到院落建设管理中。同时,入群群众可以对院落中违反《院落公约》的情况进行实时曝光,实现居民之间相互监督、共同促进。以月石院为试点的“微信圆桌会”目前共有57个账号加入微信群,已经成为院落居民参与院落管理、决定院落事宜、交流邻里感情的重要平台。赵正康管这叫“微信圆桌会”。

  有了整治方案和长久机制后六组村民就开始甩开膀子搞家园建设。

  乡坝里的“面子观”

  82岁的村民易汝培没事喜欢到村委会办公室转转,看老邻居们下象棋、听讲座。昨天下午他又来了,远远看到赵正康,易大爷一脸的不高兴,“赵书记,你最近咋不给我安排活路了?我想做得很嘛。”

  赵正康觉得好笑,“你一把年纪了,做活路绊倒了咋办?”易汝培说的“活路”实际上是为村民们义务扫地、清理院落。易汝培扯起喉咙说:“原来老的烧香拜佛看电视,年轻人白天赤膊晚上赌博,现在大家都在‘做活路’。”

  这话还得从村里的“民意委托授权”机制说起。

  启动“三美示范村”建设之初,有人问赵正康,村民议事会成员都干些什么?开个会,举个手,然后回家该干嘛干嘛。赵正康想想确实如此,部分议事会成员责任心不强、主动性不够、代言较随意、履职议事能力不足,村上有啥事人也找不到。思来想去,村上创新实施“民意委托授权”机制。首先明确“代言”权利,通过双向选择、公开承诺、契约授权三步流程,14个村小组各选出了2-3位民意“代言人”,平日里村民有什么事要反映,有什么问题要解决,全找民意“代言人”。

  邓君志是六组的名人,乡里乡亲都知道这个47岁的男人“能抓钱”。自己开园艺公司当董事长年利润以千万计,还是远近闻名的中医。邓君志家里买了两台车,一台是60万元的奔驰C级,另一台是给女儿买的28万元的甲壳虫。“我根本不差钱,一个月至少赚十万块嘛。”边说他边从自家院子推出一台电瓶车跨上,每天只要听到狗叫他就出发去巡逻。

  什么,你是老板还用巡逻?邓君志摆摆手,“我是苦竹村月石院的民意‘代言人’,村民们有啥子事我都得管……”因为在村里有一定威望,又是个能挣钱的人,成为六组民意“代言人”后,邓君志调停过组上很多纠纷,如今他还主动承担组上治安巡逻员的任务,自掏腰包花了2300元钱在温江城区买了台电瓶车。

  邓君志哪来这么高的热情?原来作为土生土长的苦竹村人,他就想为家里人做点事,自己富起来还想看着邻里相亲富起来美起来。邓君志这个“好汉”还有“三个帮”。无论民意“代言人”还是议事会成员或者普通村民,大家都愿意为村上义务做点事,赵正康觉得说白了是乡坝里的“面子观”。“看到每个人都在为村上服务,有些人服务得好,村上还要发奖牌,那些做得不怎么好的自然就积极了。”

  不比团鱼和兔子,比铁扫把

  温江区文明办主任余明洪介绍,“建管倒置”“民意委托授权”“微信圆桌会”等,都是苦竹村在“三美示范村”建设中自个儿摸索出来的“接地气”的做法,目前正在全区多个乡(镇)、村(社区)逐步推广。赵正康觉得这些做法实际上都是在提高村民的参与意识,同时提高的还有村民的文明素养。

  如今,苦竹村每月要组织一次道德讲堂和百姓故事会,每季度评选公布一次“文明之星”“道德之星”,每半年评选一次“新乡贤”,每年举行一次“五好一自强(好母亲、好父亲、好儿子、好媳妇、好女婿、自强老人)”评选。村民的荣誉感被不断激发。

  72岁的陈碧如一家四代住在近300平方米的房子里,平日里陈婆婆没什么爱好,就喜欢在家打扫屋子做做饭。去年,陈婆婆获得了村上“好母亲”称号,“她买菜煮饭,不打娃娃,我们都选她当‘好母亲’。”邻居们七嘴八舌说开了,陈婆婆儿子在城里教书,媳妇在家带娃娃,都是读过书的,一家四代住在一起相处得很好,也不拌嘴……“村上专门做了一块‘好母亲’牌子挂在家门口,哪个路过都要看上一眼。”陈婆婆的丈夫邓国甫打趣说,村上还奖励了一把9块钱的铁扫把和一个89块钱的电热水壶。

  苦竹村以前有个风俗,办红白事“穷攀比”,至少摆三天流水席不说,大家还都盯着桌子上的菜,“他家有团鱼,我只有兔子,我就不安逸了。”现在呢,大家顶多摆一两顿。赵正康开起了玩笑,“现在不比团鱼和兔子,比的是得了多少铁扫把。”(成都晚报)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