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都广告图.jpg
  • QQ截图20151216150111.png
中国文明网 |成都志愿者网 |成都公益组织服务园 |成都文明网信息报送系统 |成都志愿者在线注册管理系统 |成都文明城市材料报送系统 |成都榜样公众推荐平台

善工家园成为全国最佳志愿服务组织

发表时间:2016-03-03 06:58 来源:成都文明网 责任编辑:杨金祝

   小档案

  成都市武侯区善工家园助残中心(以下简称善工家园),为3-6岁以及16-59岁的脑瘫、智障、自闭症等综合性智力障碍儿童及患者提供早期疗育服务、康复疗育和未来的职业培训等服务,是一个非赢利性公益组织。

   温暖数据

   专业主管、后勤护理老师81人

   每日托养特殊儿童和成人118人

  善工家园的老师志愿者们,还服务街道社区特殊家庭3683户

  从2011年至今,在善工家园注册的志愿者达2300人,累积志愿服务时间22388小时

  善工家园很像一所小学校,有几层教室,有不同的班级,但早上8点半到下午4点半,来这里“上学”的,都是患有自闭症、脑瘫、唐氏综合征的特殊学生。81名老师照顾着这118名“特别的天使”,他们的付出非比寻常。善工家园创始人胡斌说:“我们谨记自己的使命,‘一群人,为实现共同的理想和目标而协同工作,从而让另一群人,能有尊严且有品质地活着’。”2016年2月29日,善工家园在全国宣传推选志愿服务“四个100”先进典型活动中,荣获全国最佳志愿服务组织。

   他用了5年时间

   学会“我要上厕所”

  昨日中午12时许,成都晚报记者来到善工家园蓝莓班,当时正是午休时间,44个重度障碍的孩子各自进行着自由活动。

  一个身高183厘米,体重210斤,体形像极了“大白”的孩子走到蓝莓班(重度障碍班)老师郑亚红面前含糊不清地说“屙粑粑”。郑亚红拉住他的胳膊,纠正说:“应该说‘我要上厕所’。”“我要上厕所。”这个孩子艰难地说出5个字后,“哈哈哈”开心地上厕所去了。

  这个孩子叫林风(化名),今年16岁。如果不说,没有人会想到,他是一个自闭症孩子,也曾是善工家园大便失禁最厉害、情绪最暴躁的孩子。“上厕所”这件很平常的事,他花了5年时间来学习。

  2011年3月1日,善工家园成立,“大白”就成了善工家园第一批学生。善工家园大龄部副部长、“大白”的前任主管老师、今年36岁的龙蓉说,“大白”大便失禁频繁是因为来善工家园之前,他的父亲一手包办他入厕,没有形成“上厕所”的意识,属于认知范畴障碍。为了帮助大白“上厕所”,善工家园将其设立为一个公共目标,所有的老师都参与到帮助强化训练当中。

  5年来,每天早上8点半,家长送“大白”到善工家园时,主管老师会第一时间询问“在家是否有大便”。如果没有,在善工家园的8小时,除了上课时间,老师们平均每1个小时就会问他一次“上不上厕所”;如果有,就在午饭过后询问一次。一遍一遍重复问,只是为了帮助“大白”形成“厕所”的概念,而不能想拉就拉。

  同样,在自闭症孩子“大白”的思维里,吃饭需要“嚼”这个“嚼”的概念,也必须不断强化,要不会直接把食物吞咽。每到用餐时间,必定会有老师守在他的身旁,为他报数“1、2、3”或是“再嚼、再嚼、再嚼”地打节奏,让他多咀嚼一会再吞。一来让他有咀嚼的意识,二来养成咀嚼的习惯。5年来,“大白”的大便失禁不断改善,到2014年明显好转,3个月才出现一次。去年一年,大白没有一次大便失禁,还学会了自己擦屁股。

  龙蓉说,“大白”只是蓝莓班44个重度障碍学生之一,“他们最小的8岁、最大的41岁,都是我们的孩子,照顾他们不是惊天动地,而是帮助他们学会类似‘上厕所’这种常人认为很简单、对他们而言却极为困难的小事。”

  “暴脾气”成了“开心果”

  小举动温暖老师

  现在的“大白”,是善工家园的“开心果”,是最爱笑的孩子,只要他在哪儿,“哈哈哈”就传到哪儿。但2014年之前,“大白”可是个“暴脾气”,经常因为不能满足意愿而发脾气。3年来,他打烂了两扇窗户、用力坐坏了7张凳子、打断了一张桌子,几乎每一位老师都遭过他的“毒手”。

  2014年一天上午10时许,第二节课就要开始了。龙蓉让孩子们收拾好玩具,准备上课。“大白”却因为还想玩,没有收好。就在龙蓉上前没收玩具时,大白“啊”地高喊一声,反手“啪”地一巴掌甩在了龙蓉脸上。“当时都快给我打懵了。”龙蓉说,那时候“大白”已经身高170多厘米,体重180多斤,“力气大得很”。而身高150厘米、体重不足100斤的龙蓉明显受不住,但她顾不得脸上的疼痛,握住“大白”的手,告诉他“打人不对”。

  龙蓉说,如果是新老师,肯定会不理解,“但和孩子们接触的时间长了,你就会明白,这只是他们不懂控制、发泄情绪的一种方式。你无法改变,只能适应他们”。从善工家园第一天成立起,龙蓉就在这里当主管老师,负责蓝莓班的教学。回首这5年来,她的第一反应是“开心”,她说:“这5年来,我收获的是别样的幸福,因为这些孩子真的很单纯,我不认为我在付出,我们是在共同陪伴成长。”

  比如“大白”就常常有一些让她感动的小瞬间。一天下班,龙蓉的背包没拿。“大白”亲手拿着背包,帮她挂在肩上;有一次吃好吃的,“大白”把东西分给龙蓉。“你要知道,要想特殊孩子把好吃的给你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说起这些小事,泪水在龙蓉眼眶里打转。

  在善工家园,81名老师都和龙蓉一样,用爱心、耐心、细心,照顾着每一个到善工家园生活的孩子。

  昨日下午4时许,“大白”的爸爸林强(化名)来接他放学。“把他送到善工家园是最正确的选择。”回忆此前,林强说,“上班都提心吊胆的”。一是怕他跑丢了,二是他块头大,怕他闹出什么事来。所以,他和妻子上班时,只能把他关在家里。而每次回家,家里都是一团糟,不是灯泡坏了,就是桌子歪了。如今,林强专门申请成夜班,晚上上班,白天接送儿子,“可以说是善工家园帮我们解放出了让人放心的8小时,儿子还能得到有效康复,特别感谢他们。”

  善工家园创办人胡斌告诉记者,今年,善工家园还将与武侯区合作,打造“武侯区智力残疾人全托中心”,让特殊人群享受优质的全托服务。 

  (成都晚报记者 罗昊)

http://seo.vxiaotou.com